简介

 简介     |      2020-05-15

8月12日,富贵鸟迎来史上最灰暗的时刻——富贵鸟港股取消上市地位。与坏消息同时到来的,还有富贵鸟42.29亿元的债务。其实早在上市前,富贵鸟就已经停牌近3年。期间,富贵鸟营业额和利润连续下跌:从最初近30亿的营业额跌至2017年中的不足5个亿,整体算下来,净利润反倒成了负。提起富贵鸟,就会联想到“家喻户晓”这个词,最初,在四个兄弟的努力下,富贵鸟从四万元营业额做到了“中国真皮鞋王”的称号,一时间风光无限,可以说,整个90到00年代,是“富贵鸟”的时代,这样的风光持续到16年就面临了巨大的危机,富贵鸟员工减半、只有近半数车间还在加工,显然这次上市是富贵鸟的崛起计划,但这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像富贵鸟一样的知名品牌不在少数,曾经风光无限的他们如今逐渐衰落,甚至严重的面临着倒闭,到底是什么“拖累”了他们呢?一、百丽与富贵鸟一样,百丽也曾计划着上市,但随着百丽的发展和私有计划的生效,意味着百丽正式退市。如果说富贵鸟主打鞋,那百丽在富贵鸟的基础上增加了服装这一项,但一定意义上来说,两者存在竞争关系。10多年前百丽风光到什么地步呢?国内皮鞋市场排名前10名中,有6个品牌属于该集团,“中国驰名商标”、“中国名牌”、“中国真皮鞋王”、“中国真皮标志名牌”等多项殊荣拿到手软。大多数的人将百丽和富贵鸟的陨落归结为三大原因:相同类型的产品多、电商的冲击以及消费者消费审美和观念的变化。但这三个理由实际上基本属于陈词滥调,什么品牌都可以这么说,都是这些问题。所以对于百丽来说,缺乏创新性的产品与广告才是他最致命的缺点,还记得,在得到消费者的认同的时候,“百变所以美丽”的广告语传遍大街小巷,但如今多元化的需求下,这样的广告词不足以深入人心。在从百度上搜索百丽最新的广告的时候,最新的日期还要追溯到13年,也就是说,在这六年的时间里,百丽在广告方面的动作是十分微小的,这样想来,记忆点不断加快更新的时代,不能常常出现在大众视野范围内的品牌让人遗忘是很正常的事情,销售额上不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二、达芙妮据达芙妮发布的2017年4财报显示,全年亏损8亿港元,近三年平均每年关店1000家,市值从当初的170亿跌只有8亿多!对于达芙妮来说,相比较百丽,在广告上达芙妮并不是按兵不动的状态,请过刘诗诗、全智贤等一线明星代言,但是海报做的真的一言难尽啊。这可能是90年代的海报风格。除此之外,达芙妮其实是比较早进入电商的,现在搜索淘宝还能发现达芙妮的旗舰店,对于电商冲击这一说法,显然不太适合达芙妮的衰落,相反,消费者审美升级却是在不断向达芙妮发起挑战。产品的样式更新太慢,许多鞋的样子还是过去十几年前的样子,在人人追赶新潮流新时尚的年代,达芙妮自然就不能成为他们的首选,尤其是以标榜个性最为突出的年轻人。三、金立金立作为名起一时的国产手机,最终走向了落寞让人感到唏嘘。有人说金立的失败源自于老板刘立荣赌博,输掉了十几亿太败家了,在一定程度上,老板的做法确实败光了消费者对金立的信任,但最根本的原因,是金立在营销上的失误。金立最早将目标客户事业有成的商务人士,于是他请了刘德华、濮存昕、吴刚等等这些广受中老年人喜爱的明星,取得了成功。这时的金立如果能有效的站稳这块市场,那一定不会沦落到如此地步,考虑到年轻人购买力强的因素,金立随后主打年轻化的战略。请了薛之谦、刘涛这样受年轻人喜爱的明星,这一步其实就在一步步将他往深渊推。因为对于一个还没有完全站稳脚跟的品牌来说,刚刚打开知名度就要改变策略是大忌。况且,他的前面已经有一直专注主打年轻人市场的oppo和vivo了。四、摩托罗拉摩托罗拉是最早一批生产手机的企业。在80年代,诺基亚和摩托罗拉就是手机行业里的两大霸主,可他现在怎么样了呢?答案是:“卖身”小米了。摩托罗拉这样一个大品牌走向衰落的原因与他没有抓住合适的转型机遇是分不开的。两次大的转型机遇,摩托罗拉一次也没有抓住。第一次,在移动互联飞速发展的时代,全面屏被大众定义为新的转型点,所以,很多品牌纷纷制造了全面屏的手机,而摩托罗拉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重要性。第二次,拍照功能进入大众视野,一众手机主打照相清晰、拍出来美的效果。Vivo、OPPO,甚至是美图手机,就专门在这上做了深的研究,摩托罗拉又错过了。两次大型的手机转型趋势摩托罗拉都完美的错过,这也就意味着他与同行业的差距越拉越大,最后直至被同行“吞并”。可以说,任何一个品牌都面临着被淘汰、被遗忘的命运,这是在广告、营销等方面给予每个品牌的考验,也是加速品牌转型升级的机遇,机遇与挑战并存,谁能把握时代的大方向,谁才可能脱颖而出。

鞋店景气寒冬!「真皮鞋王」富贵鸟破产下市,达芙妮也是「中国梦碎」。昔日「真皮鞋王」「富贵鸟」停牌三年后,8月24日收到福建省法院驳回重整的申请,26日宣布公司破产,正式从港交所下市。因为电商崛起,实体鞋店景气遇冷以及转投资副业大亏,使得「富贵鸟」连年亏损,累计负债高达人民币42.29亿元,追随百丽下市的脚步,台湾省达芙妮也是「大陆梦梦碎」,7年关掉2614家中国门市店,4年半大亏34.5亿港元,在港交所上市股票变成「鸡蛋水饺股」。百丽国际曾号称女鞋鞋王,经是全世界最大女鞋零售商,全球门市有两万多家,但不敌电商、网红凶猛攻势,百丽从2016年起首次亏损,且亏损持续扩大,市值从高峰1500亿掉到444亿港元,最后由高瓴资本集团、鼎晖投资和百丽执行董事财团,以每股6.3港元收购百丽所有发行的股份,在2017年7月27日,百丽从港交所黯然下市。达芙妮股价只剩0.37港元如今,鞋类零售商只剩下台湾的「达芙妮」股票仍在港交所挂牌交易,其股价盘中小涨1.4%至0.37港元,今年来大涨50%,主因8月5日,有陆媒报导指,马云持股40%的云锋买入335万股,东方财富旗下的东方财富国际买入683万股。不过,达芙妮市值只剩下6.2亿港元,和2012年170亿港元(历史高价为11.8港元)相比,市值缩水96.5%,这归咎于业绩不断的亏损。从2014到2018年,达芙妮连亏4年,共亏29.54亿港元,今年上半年又亏4.926亿港元,4年半共亏34.47亿港元。业绩不断亏损,打击投资人的信心。根据港交所公告资讯,8月28日,大股东Wellington Management Group LLP以每股均价0.3750港元减持159.8万股。减持后,Wellington Management 的持股数目比例由9.07%降至8.97%。达芙妮7年关掉2614家中国门市店达芙妮上半年收入年比大跌17.3%至22.59亿港元,主因其销售店面减少25.9%所致,截至6月底,该集团门市店数3386间,上年同期为4570间,上半年平均每天关店3家,共关店1184家。回顾2012年巅峰时期,达芙妮曾拥有近6000家门市店,从一线大城北上广深,到二三线城市的核心商业街上,都能见到它的身影,曾多年名列最受欢迎的女鞋品牌,被封为「大众鞋王」。然而,自从2015年开始,达芙妮的业绩便开始迅速跌落,到现在,业绩一路亏损。业内人士分析,达芙妮亏损不断,主要受到内外因素夹击,外部负面因素包括网络电商与国际品牌进入竞争,许多上班族女性已很久不到专卖店跟商场买鞋,导致女鞋行业的整体遇冷。内部管理方面,达芙妮鞋款设计老旧,不受年轻人喜爱;而且鞋子价格偏贵,消费者加一点钱就可以买名牌折扣款,或者干脆网购和在海外买,鞋子款式更多更漂亮、价钱也更实惠。为了缩减亏损,关店成为达芙妮「自救策略」;不关店外,这一、两年里达芙妮也积极改造门面:换了Logo、邀请外面设计师做产品设计、与纽约买手店合作联名,继续进行产品升级以及加大电商管道的深入布局。富贵鸟胡乱转投资,业外亏大钱达芙妮努力推动业务转型,尽量不让公司溺毙在负债当中,但昔日鞋王富贵鸟已倒闭下市,因为该公司在面临电商打击时,没有即时转型,采取补救措施,反而胡乱转投资矿业、网贷等副业,招致大量业外亏损,加重本业亏损造成的财务危机。现在,富贵鸟只留下一间工厂,剩下少数工人在制鞋。回想1998年至2012年,富贵鸟何等风光,原有4家生产厂房,皮鞋产品曾四度获得中国皮革工业协会授予的「中国真皮鞋王」称号。从2014年至2016年,该公司净利分别为人民币(下同)4.5亿元、3.9亿元与1.6亿元,2015年6月30日,富贵鸟在全国有3,127家门店,2013年港交所上市,然而,到了2014年电商崛起,消费方式从逛街变成网购,价格也是考虑因素,从淘宝等零售网站搜寻,可以轻易找到人民币40-50元以下流行鞋款,一双鞋不是难事,许多品牌,也积极开拓线上市场,导致富贵鸟营收和净利增长大幅放缓。富贵鸟的营收从2013年的近30亿人民币营业额跌至2017年中的不足5亿人民币,鞋店业绩也由盈转亏。1991年创立于福建省的富贵鸟沦落到今天破产的地步,不光是因为主业亏损,更是由于公司的违规担保,富贵鸟存在大额违规对外担保及资金拆借事项,发行人至少存在49.09亿元资产金额很可能无法收回,这些鉅额借贷直接导致富贵鸟的下市,股票变成壁纸。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2017年,“鞋王”百丽黯然退市。而其他中国鞋履品牌也纷纷在国内市场遭受业绩打击,经历跌宕起伏。达芙妮2017年关店超1000家、le saunda莱尔斯丹连续两年关店百家,本土鞋业的寒冬仍在持续发酵!

图片 1

le saunda连续2年每年关店100家

一个席卷中国的造富神话,正在消亡!

港资鞋履品牌le saunda莱尔斯丹近日发布截至2018年2月28日止的第四财季零售业务营运数据。该集团自营零售业务与去年同期相比录得总销售下跌18.1%,同店销售下跌10.2%,电子商务业务也持续下滑,与去年同期相比下跌5.2%。

今天上午,号称“县城男鞋扛把子”的富贵鸟股份上市地位正式被取消。令人唏嘘的是,从上市到被迫退市,富贵鸟只用了6年。

上半财年,集团收入下滑17.4%至5.38亿元,利润则减少22.1%至3240万元。

作为曾经的“中国真皮鞋王”,富贵鸟也曾辉煌过:2007年,创始人林和平身家50亿元,与马云并驾齐驱;2013年,公司坐拥男女皮鞋、皮具、服装等多条产品线、近万员工、全国3000家门店。

上个财年,莱尔斯丹销售额同比下跌15.8%至13.66亿元,净利润则同比大跌38.6%至7500万元。至此,le saunda莱尔斯丹已连续13个季度业绩下滑。

这一年,富贵鸟赴港上市,市值一度高达百亿港元,稳稳的高光时刻。然而,上市几乎成了它最后的辉煌。6年来,富贵鸟营收、利润双双暴跌,因为花样作死,它还背负近30亿元的债务。

期内,集团在中国内地、香港及澳门共设有687间零售店铺,较去年同日店铺数目净减少109间,其中包括位于中国内地、香港及澳门的616间自营店铺。这已是该集团连续两年关闭100家店铺。

更惨的是,2017年,富贵鸟创始人之一的林国强去世,其子女为了躲避债务,甚至不愿意继承他任何财产。。。。。

值得关注的是,该公司高管也持续动荡,去年8月1日,莱尔斯丹公布,朱翠兰因有意从事其他个人事务,已辞任该公司执行董事及营运总裁。更早的一年,执行董事及首席执行官刘舜慧也因个人原因离任。

那么,一代鞋王,百亿富贵鸟,何以沦落至此?

达芙妮国际市值缩水160亿,2017年净关店1009家

达芙妮国际2017年业绩仍处于下滑通道中。近日,达芙妮国际公告称,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全年,同店销售按年跌幅为12.4%,并预期全年将录得净亏损。

富贵鸟发家于福建石狮,这里是中国最大的服装产业基地,承载了无数人的致富梦。

达芙妮2017年中报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止六个月,公司营业额约为27.33亿港元,同比减少19.6%;股东应占亏损约2.09亿港元,同比扩大28%。

石狮人崇尚经商,而且喜欢家族作战,强强联手。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大幕开启,先知先觉的人下海经商,石狮人自然不会掉队。

曾经的知名女鞋品牌达芙妮已经连续三年亏损。2015年,达芙妮第一次出现亏损,亏损额为3.79亿港元,营业额同比下滑19.1%至83.79亿港元,核心品牌业务销售下滑超过19%至75.21亿港元。2016年营业额更是下跌22.4%至65.02亿港元,亏损扩大至8.19亿港元。

1984年,林和平拿着仅有的4万元,和10多个亲戚组团创办了石狮市旅游纪念品厂,主营凉鞋、拖鞋等产品。90年代,林和平决定告别小打小闹,拉着公司转型做真皮休闲鞋,富贵鸟品牌就此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