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色剂

 广告色剂     |      2020-05-15

现在职场压力越来越大,消费者辛苦一天到家就想放松一下。这个时候,如果品牌还是一本正经的从品牌历史讲到产品功能的广告,消费者就会毫不犹豫的拿起遥控器。所以广告需要年轻化,萌一点,让消费者在愉悦中了解广告。那广告如何才能萌动消费者的心呢?激发快感大脑有一个神秘的区域,当看到萌的事物,热恋时,就会激发这个区域产生快感。现在高强度的工作节奏,两点一线的生活,这个大脑区域是潜伏或者是休眠的。这时候,萌萌的广告就可以激发这个领域。这种从潜伏到激发,很容易给消费者带来难忘的快感。WICCA手表近期广告恋爱中女孩的13种“心动表现”。广告讲述的是村架纯与喜欢的男生第一次约会的故事。从为穿什么衣服开始,到吃甜品偷拍男生,到约会结束偷偷的望着男生离去的背影。这13种恋爱的心动感觉,也激发了消费者美好恋爱的快感回忆。村架纯等男生焦急的看着手表,第二次约会看手表再出发,也让WICCA手表融入故事之中。打造鲜明卖萌广告不能总是以前的老俗套,别人比一个心你也比一个心。品牌广告要根据自身和消费者的体验,设计出属于自己的萌的形象和动作、性格。这样消费者才觉得你的萌系广告比较鲜明,比较有个性,容易记住广告。增加品牌的辨识度。大韩航空为了宣传自己的仁川飞往波士顿航班,推出了一则萌萌的广告。广告中一只命名Boston的狗通过看电视,发现了自己的身世,原来是出生在波士顿。然后惆怅的思考自己的未来。竟然学狼那样悲鸣起来。一天狗主人的朋友过来玩,听说他要去波士顿旅游。第二天,狗主人找波士顿狗时,发现它竟然不见了。在狗主人朋友的袋子里面,狗狗顽皮的探出了头。广告很好的用萌萌的狗,鲜明的展现了大韩航空波士顿航班。放大情绪共鸣卖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难。简单的嘟嘟小嘴,是没有灵魂的。给消费者感觉就会肤浅,浮于表面的,也很难打动消费者,所以广告中的卖萌,需要深刻洞察消费者,抓住消费者内心微妙的情感,然后广告通过创意,把这种情感放大,引发情绪的共鸣,让消费者看到广告,就有种被萌深深触动的感觉。野兽派近日广告片幼稚的人,更懂浪漫。片中帅气的胡歌化身园丁,在繁华的城市,一个秘密花园,胡歌一边打理着花园,一边热切的呼唤着。大家以为是呼唤那个爱人,最后是出现了一只萌萌的猫,看着胡歌吃着冰淇淋,逗着猫。满满的宠萌的爱意情绪,很好的把消费者平时喜欢宠物的这种情绪共鸣放大激发出来。相融合以往的卖萌就是当下什么热,就卖什么。这些都是浮于表面的、是故意讨好消费者的。其实品牌需要发掘自己内在的萌遗传,品牌发展中有什么有意思的故事,自己的产品有什么萌的特点,然后了解消费者喜欢什么萌点。这样广告展现的时候,可以真实的展现品牌的萌点,创意可以选择消费者喜欢的,拍出来的广告,就有内涵。因为拍的是品牌真实的自己,但是是萌萌的,感染力就出来了。NOMO相机近期广告《平凡的奇遇》,故事讲述的是一个小男孩一直有一个登月梦,一次看到登月的纪录片,自己忍不住模拟起来,把自己的鱼缸当成太空帽,羽绒服喷成白色,当成宇航服,然后认真的拿着NOMO相机拍照。故事中小男孩的一脸认真脸,反而给人一种认真萌的感觉,广告中所有场景都用NOMO相机处理。所以萌和品牌很好的相融合起来。

8月18日,B萌日本场的竞争终于落下了帷幕,男子组的吉尔伽美什成为了今年的燃王,而女子组经过激烈的竞争,日本的初代萌王木之本樱,时隔16年再度获得了萌王的称号。我们也能够感受到,多年以后通过新作《魔卡少女樱:透明牌篇》回归的小樱,她的萌,并没有随时间而消退。初代萌王木之本樱 《魔卡少女樱》是CLAMP从1996年起,在杂志《Nakayoshi》上连载的魔法少女漫画作品,木之本樱是这部漫画的主人公。小樱意外被选定为库洛魔法使,踏上了回收散落各地的库洛牌的道路,之后故事也由此展开。今年1月新番《魔卡少女樱:透明牌篇》,是《魔卡少女樱》的续篇,小樱从小学升上了初中,同时也开始了新的冒险。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以魔法少女为题材的动漫作品层出不穷。有《秀逗魔导士》《美少女战士》《魔法少女砂沙美》等角色各有萌点的战斗系魔法少女,或者《缎带魔法少女》《圣少女》这样的恋爱魔法少女,还有《俏皮小花仙》这样的魔法少女日常故事等。 相比起来,将众多元素融合到一起的《魔卡少女樱》显得非常特别。 华丽且众多的服饰、恰到好处的战斗元素、温暖人心的剧情、众多超前的流行元素,在加上爱的主题,《魔卡少女樱》用萌萌的少女画风与人设,展现了真诚、友善、乐观的正能量。虽然《Nakayoshi》杂志的读者群体主要以10岁左右的中小学生为主,但《魔卡少女樱》也因为这些特别的因素,吸引到了不同年龄层的读者。 从形象、性格、表情等各方面,女主角木之本樱都散发出了极萌的个人魅力,因此《魔卡少女樱》成为了不少人心目中萌的代表作,这也让小樱在众多的少女形象中脱颖而出,成为了不少人心目中的萌神。 2002年日本第一届萌战,木之本樱以绝对的优势,拿下了萌王的称号。 脱胎于社会压力下的萌文化 萌,本是指草木出生之芽,但在ACG亚文化中,萌通常用来形容极端喜好的事物,可以理解为个人因着人物的某些特征而由内心萌生出一种像燃烧般的共鸣感觉。 或许很多人会把萌与可爱画上等号,但实际上萌的意义范围更加广泛。萌既是形容词,又可以作动词、名词。当我们谈到一件事物萌时,也不仅仅是体现事物的可爱,还有身份、形象、性格、语言等各方面的属性来体现角色的萌点,能够极大满足不同人的审美需求。 其实,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日本,以可爱为中心的可爱文化就已经极具人气了。但随着后来日本经济泡沫的破裂,日本民众面临着极大的社会压力,人们急需精神上的解脱与释放。简单又纯粹的萌元素,既满足了人们对于返璞归真的诉求,也帮助人们缓解了精神压力、释放自己压抑的情绪,于是萌文化也渐渐取代了可爱文化的地位。 二十一世纪初,萌文化以东京秋叶原为中心流行开来。 作为一种精神上的调味剂,萌文化在压力重重的现代社会,为不少人带来了情感上的慰藉,减轻了他们的焦虑与孤独。虽然部分日本年轻人也由此将萌文化作为遁世空间,拒绝社会性的成长,引起了一些日本学者的警惕,但我们也不能否认,在日本,萌文化已经渐渐成为了一种重要的文化趋势,融入到了普通人的生活中。 由于萌文化的盛行,萌这一词汇也从ACG文化圈逐渐走向了公众视野,并受到了许多普通民众的喜爱。2004年和2005年,萌都是日本排名第一的新潮用语。一些日本学者甚至会从心理学角度来研究萌的现象,并称之为萌学。 可以说,正是借助了萌文化兴起的东风,《魔卡少女樱》才一举成为了萌系作品的经典代表。 萌文化催生的商业魔法 随着时间的推移,萌与普通人的生活联系得越来越紧密。从萌语言萌行为,到萌家电萌神社萌系自卫队,萌已然渗透到了日本人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与商业产生了奇妙化学反应的萌经济也就应运而生了。 以充满萌元素的《魔卡少女樱》为例。这部动漫作品中换装、钥匙、库洛牌、变身等各项设定,都为衍生产品的设计与贩售打下了基础,商家可以很容易找到作品中的萌点,进行周边的推广和贩卖。 虽然《魔卡少女樱》的目标读者为十岁左右的中小学生,但由于多年以来,漫画、动画积累了大量各个年龄层的的粉丝,这部作品的周边也就出现了许多偏向成人的设计不少周边既具有漫画的各类元素,又简约实用,不同年龄层、不同审美的粉丝,都能在《魔卡少女樱》种类繁多的衍生产品中得到满足。 不论是动画、音乐、电影和游戏,还是玩具、服饰、化妆品、日用品等生活用品,《魔卡少女樱》似乎像施了魔法一般,始终保持着较高的人气。这一场又一场的圈钱活动,最终让木之本樱得到了最会赚钱的小学生的美誉。 除了萌系IP诞生出的系列衍生产品,萌经济还包括直接以萌形象为主要宣传手段的营销模式。在消费者厌倦了市场上那些枯燥乏味的营销方式时,萌文化仿佛一股清流,开启了萌系营销的大门。 风靡世界的Kumamon就是萌系营销的成功案例之一。 2010年,熊本县政府打造了肥胖、呆萌、自带腮红的Kumamon形象,并推出地方推广活动,希望能吸引到更多游客。官方还通过一系列如Kumamon出差失踪、寻找遗失的腮红等营销事件,利用新媒体传播便捷、易于制造话题的优势,大大提升了Kumamon和熊本县的知名度。 仅一年时间,熊本县就从一个不知名的地区,变成了著名的旅游景区,Kumamon也为熊本县带来了极为可观的经济收益。 这样的萌经济,在萌文化的基础上,以生动、可爱的形象,拉近了产品、品牌与消费者之间的距离,同时也增加了消费者的信任感。而萌的形象,也更有利于产品和品牌的传播和推广,如果再借助网络平台的力量,甚至可能会成为一种大热的文化现象。除了小樱和Kumamon外,hello kitty、皮卡丘、懒蛋蛋、日韩混血的LINE FRIENDS等形象都是日本萌经济盛行的体现。 其实萌经济不仅仅适用于日本,在中国市场,萌经济也非常吃香。像兔斯基、阿狸、同道大叔、三只松鼠等非常有名萌系形象,都在不同的时期,为他们各自的品牌带来了很大的商业价值。除此之外,企业形象拟人、明星卖萌等现象,也可以算是中国市场对萌经济的完美应用。 按照这样的趋势,萌文化很有可能会成为新时代商业市场的一大杀手锏,毕竟可爱才是王道,萌即是正义。

图片 1

今天茶哥在知乎上看到

卖萌经济学来源:文/李光斗|作者:|时间:2014-08-12

题图 / 魔卡少女小樱

本文由ACGx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可爱才是王道,萌即是正义

“什么样的行为说明一个女生有少女心”

《爸爸去哪儿》第二季曹格女儿Grace

8月18日,B萌日本场的竞争终于落下了帷幕,男子组的吉尔伽美什成为了今年的燃王,而女子组经过激烈的竞争,日本的初代萌王木之本樱,时隔16年再度获得了萌王的称号。我们也能够感受到,多年以后通过新作《魔卡少女樱:透明牌篇》回归的小樱,她的萌,并没有随时间而消退。

图片 2

从农业社会到信息化社会的过渡中,中国文化经历了从“尊老”到“宠少”的变迁。现代社会是一个年轻人受宠的社会,一切以年轻人的需求为先。现在年轻人的主力80后和90后们,作为中国独生子女率最高的群体从小被家里六七个大人呵护着成长,已近三十而立之年却仍然嘴里唱着“不想长大”,拒绝走出父母的翅膀,整个社会“断乳期”过长。中国社会进入了一个人人扮可爱求呵护,人人卖萌的时代。

初代萌王木之本樱

这个问题还不好回答

“萌”原意为“植物发芽”,“事物的发生”。现在人们日常用语里所说的“萌”通常是指事物非常可爱,“萌”字这一意义起源于日系漫画,随之衍生而来的“卖萌”被用来指扮可爱。

《魔卡少女樱》是CLAMP从1996年起,在杂志《Nakayoshi》上连载的魔法少女漫画作品,木之本樱是这部漫画的主人公。小樱意外被选定为库洛魔法使,踏上了回收散落各地的库洛牌的道路,之后故事也由此展开。今年1月新番《魔卡少女樱:透明牌篇》,是《魔卡少女樱》的续篇,小樱从小学升上了初中,同时也开始了新的冒险。

假如你拿着20万预算准备买车

萌文化最初出现的时候流行于喜欢玩游戏看动漫的九零后身上,当时还被成年人认为是脑残的表现。发展至今不过短短数年过去,中国社会却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民卖萌的时代。“萌”成为整个社会流行的基础。下至三五岁的孩童,上至七八十岁的老人身上都可以被冠以“萌”这个形容词,萌已经作为一种社会文化衍生开来,甚至连国家领导人都要发布大头漫画形象来迎合全民卖萌的潮流。2013-2014火了两季的电视亲自节目《爸爸去哪儿》中,众多萌娃可谓是萌化了众多观众的心;年逾古稀的北大考古学教授在餐桌上用鸡骨头摆放的人体骨骼架构也曾在网络上红极一时,众多网友纷纷大呼“这个教授爷爷真是萌萌哒”。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以魔法少女为题材的动漫作品层出不穷。有《秀逗魔导士》《美少女战士》《魔法少女砂沙美》等角色各有萌点的战斗系魔法少女,或者《缎带魔法少女》《圣少女》这样的恋爱魔法少女,还有《俏皮小花仙》这样的魔法少女日常故事等。

清单上出现下面几款车型

在萌文化早期蔓延到商业范畴的时候,众多商家选择使用卖萌的方式来促进品牌年轻化,加强与年轻消费者之间的互动和沟通。面对百事的步步紧逼,可口可乐就曾经在品牌卖萌上狠狠的突破了一把。2013年,可口可乐推出中国区新包装,包装标签包括“闺蜜,室友,氧气美女,喵星人,白富美,天然呆,高富帅,邻家女孩,纯爷们,有为青年,文艺青年,小萝莉,积极分子,粉丝,月光族”等等,几乎涵盖了近几年中国的所有网络流行语,真可谓是“大叔要卖萌,谁也挡不住”。

不要说是女生了

随着萌文化的发展,商家的卖萌也玩出了更多的新花样,“卖萌”营销正在渐渐的向着卖“萌”营销所发展。卖萌的意义不再局限于扮可爱,而是推动了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小到超市大妈卖的龙猫柚子、穿内裤的水蜜桃,大到世界上最大的鸭子“大黄鸭”,这些产品无不卖的是萌物。